笔下文学 > 一夜封神 > 第806章 千桥千月,风流客入夜探画

第806章 千桥千月,风流客入夜探画


 功亏一篑,小邪觉得丧气,他心想凭他们的功夫做什么毛贼,这些人敬酒不吃吃罚酒,倒不如明抢的好。


 他道:“那江家小姐要不是记忆力超群,要不就是看上你小子了!”


 “小邪,你又在胡说八道。”


 “切,我说的是实话,不然她怎么会对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小子如此留意,而且你戴着面巾,她只是光看你的眼睛就能认出你来,若不是心中对你有意思,怎么能一眼就认出你来。”


 夜枕风笑了笑,脱掉夜行服,倒头就睡。


 小邪道:“喂,你这个臭小子,盗窃失败,居然还有心思睡觉?难道不准备好好反省反省,向邪爷我写个三千字的检讨?”


 夜枕风打着哈欠道:“小邪,你又在胡说八道什么啊?我困死了,等天亮再想办法吧,咱们已经打草惊蛇了,那南月小姐又认出我来,这郡守府必定加强了戒备。”


 小邪眼珠一转,猫爪摸着下巴,左右摇晃着尾巴,问道:“臭小子,你竟然对我这个邪爷的旨意毫不遵从?不对……你说那江家小姐是不是故意诈你?其实她根本就没认出你来。”


 夜枕风道:“情急之下说出来的话总不该有假,除非她真是个十分聪明伶俐的女子。”


 小邪冷笑一声道:“美女脑子都不好使!”


 夜枕风反驳道:“你以为个个都和你的前任主人白凤喜一样?再说紫月就不是这样的。”


 小邪眨了眨眼,歪着脑袋问:“白凤喜?白凤喜是谁?”


 夜枕风摇头道:“就是那个叫你小宝贝,说要嫁给你的傻姑娘啊!你这个小没良心的,居然这么快就把人家给忘记了?”


 小邪道:“切!我们人魔殊途不合适,将来我还活着,她却死了,岂不令人苦恼?”


 夜枕风听着小邪碎碎念,双手枕在脑袋下,脑海中不由浮现起了寒紫月来,心中想,我和紫月不也是如此,不过好在上瑶仙尊将一身修为渡给了她,她如今又被孔雀神收为座下弟子,将来我两说不定能做一对神仙眷侣,长长久久地活在这世间上,再也不用担心谁会先离开谁。


 倘若没有寒紫月,他将来成为了永夜战神,重回神位又有什么用?


 永恒无尽的黑夜只有他一个人活着,想着那个刻骨铭心,永世无法忘记的人,长长久久地活着,这岂不是一种无尽的折磨?


 翌日一早,夜枕风洗漱完毕,推开窗户,伸了个懒腰,他看着窗外对岸的柳树上有几只雀鸟在叽叽喳喳,很是欢快地样子。


 一只燕尾蝶从窗前飘过,他的目光随着燕尾蝶而去,落到了不远处的安澜桥上,只见桥上走来两个女子,一个是撑伞的玉娟,而伞下的粉衣女子明艳照人,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南月小姐。


 夜枕风心中咯噔了一下,心想完蛋了。


 却见红伞微微抬起,南月柔美的眼眸缓缓露了出来,她也看到了夜枕风,凤尾蝶在红伞上停留。


 江南月冲夜枕风点头一笑,那笑容和煦如春风,只是夜枕风的心中却有些担忧,这南月小姐大清早就过来,莫不是来兴师问罪的?来到了客栈楼下,果然看到江南月和玉娟走了进来。


 夜枕风正从楼上走下来,他依旧是一袭黑衣,显得高大挺拔,器宇轩昂,虽然昨晚做了贼,还被人认出来,但今早人也没有矮了半截。


 玉娟看着夜枕风款款而下,心想自己小姐眼光真是不错,低声道:“小姐,夜公子真是英俊潇洒啊!小姐你好有眼光!”


 虽然玉娟的声音很轻,但江南月还是红了脸,她怯生生地抬眸看着夜枕风,眉眼弯弯,心中说不出的欢喜。


 昨晚她一直在想今日要找什么借口来见夜枕风?她的心里是想再见一面夜枕风的,只是身为郡守府的小姐,唐突而来,多少显得她有些掉价。


 不过经过昨晚的事情,她认为自己今日是有理由过来一趟的,起码夜枕风该对她有个交代。


 他昨晚是从书房中逃出来的,而白天想要问见千桥千月图,莫非他只是为了盗图而来。


 可是书房之中装着那么多价值连城的文玩珍宝,他都没有拿走一件,这千桥千月图不过是哥哥画的一幅图,他为何如此重视?


 待夜枕风走下楼来,朝她走进,她让自己强装镇定下来。


 “南月小姐早啊!”夜枕风厚着脸皮打招呼,假装昨晚的事压根就没发生过,而他也不是那入室盗窃的毛贼。


 江南月忍不住一笑,然后道:“夜公子早啊!”


 看着江南月那仿佛看透一切的笑容,夜枕风不由有些做贼心虚,尴尬地道:“南月小姐这么早过来,莫不是郡守大人已经回来了?”


 江南月摇了摇头,然后道:“我哥哥还没回来,夜公子用过早点了吗?”


 夜枕风摇了摇头道:“我刚起来。”


 玉娟笑道:“夜公子这么晚才起来,莫不是昨夜到哪儿玩了?”


 夜枕风呵呵一笑,不好意思地道:“千桥郡的风光太美了,昨夜游船河看桥去了。”


 玉娟道:“夜晚游船河赏桥确实是我们千桥郡一大特色!”


 夜枕风点头一笑。


 江南月道:“夜公子昨晚当真只是去游船河了吗?”


 夜枕风心中一惊,强装镇定点头道:“是……是啊。”


 江南月粉唇微勾,道:“夜公子初到千桥郡,我该尽地主之谊,请你到雨花小楼用个早点,那而的水晶小笼包、翡翠虾饺和西施豆腐脑最是出名!”


 夜枕风道:“呵呵!南月小姐客气了!”


 江南月为了不让夜枕风有推辞,便道:“除了吃早点,我其实有话想要问夜公子。”


 夜枕风头皮一阵发麻,心想终究是逃不过,不过一再躲避也不是办法,他其实并不知道昨晚江南月是否真的认出了自己,万一她是个极聪明的女子,昨晚只是那么一说,为了诈诈毛贼,岂料自己却不打自招了。


 他决定强装下去,打死也不能承认昨晚入室盗窃的人是自己,否则自己之后如何能见到千桥千月图。


 三人来到雨花小楼,店小二一见是郡守的妹妹来了,立马殷勤地迎了上来,点头哈腰地道:“南月小姐早啊!今天郡守大人没来么?”


 江家兄妹关系很好,有时候他也会抽出时间陪江南月来雨花小楼吃早点。


 江南月道:“我哥哥去皇城了,我与这位夜公子有话说,麻烦你替我安排一间雅室。”


 店小二立即点头道:“好嘞,那就还是老规矩,二楼左手边靠窗的那间雅室如何?”


 江南月点头。


 江南月相貌太过出众,又是待嫁闺中的姑娘,每次出来都要惹人注目,加上江北桥身份特殊,所以每次兄妹二人来雨花小楼,都是坐的楼上雅室。


 而他们的喜好店小二也早是熟悉,很快就奉上了他们兄妹平日常点的几样早点,有给他们沏了一壶菊花茶。


 江南月热情好客,夜枕风招架不住,只能每样都尝了一点。


 玉娟小可爱为了给小姐制造与夜枕风单独相处的机会,便道:“小姐,我去对面的早市给你买你爱吃的金丝枣红糖糕。”


 江南月点头示意,玉娟用手绢轻捂嘴角,笑着离开。


 夜枕风当然不知道这丫头在他背后笑得多开心,主仆二人眉目传意,这玉娟离开了雅室,雅室内顿时一片安静,摆放在窗外的鲜花散发着阵阵芳香。


 和美人一起吃早点本来是件十分惬意的事,不管眼前的这位美人是不是自己的意中人,都不会是件备受煎熬之事。


 不过发生了昨晚入室盗窃一事,此刻的夜枕风感觉自己似乎是在受刑,随时都要提防着南月小姐的审问,简直就是如坐针毡。


 江南月却是落落大方,起身替他倒了一杯茶,夜枕风端起茶盏,埋头轻吹了两下。


 江南月道:“夜公子,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,南月便明说了,昨晚郡守府被盗,那毛贼进了书房,却没有偷走任何东西,夜公子可知为何?”


 夜枕风依旧十分淡定地端着茶盏,笑道:“南月小姐,你问我我怎么会知道呢?我又不是那毛贼!”


 江南月见夜枕风依旧想要假装,便不急不慢地道:“白天的时候夜公子造访郡守府,说想看千桥千月图,这郡守府当晚书房就失窃了,你说巧不巧?”


 夜枕风将手中茶盏放在桌上,一朵黄色菊花在水面上轻轻打着转,他抬头看向江南月,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斜斜地照在她的脸上,那粉雕玉琢的面颊上带着一层粉桃色,那双漆黑的眼眸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琥珀棕,眼眸中带着一些狡黠。


 江南月不是普通的大家闺秀,可不好忽悠。


 夜枕风道:“这么说南月小姐是怀疑我就是那个毛贼?”


 江南月看着他,目光未移寸许,仿佛是在审视他,她道:“那毛贼离开的时候撞到了我。”


 她一边说着,一边抬起了纤柔的右手,轻轻挡在夜枕风的眼下,隔桌而坐地看着他,道:“我认出那是夜公子的眼睛。”


 “人……”夜枕风正准备辩解。


 江南月却道:“夜公子,你莫要对我说什么人有相似,夜公子的这双眼睛这么特别,我敢保证这世上绝没有一双眼睛能与你相似。”  

(https://www.bxwx86.com/novel/H2uiv3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xwx86.com。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s://m.bxwx86.com/